忘不了的舊情人(聯合報)

詢問憂鬱症病人起因時,蠻常聽到「難忘的舊情人」。「我經歷過一段失敗的婚姻,現在的先生對我很好,但我一直忘不掉跟我分手的舊情人。我很愛他,他跟我分手帶給我很大的打擊,讓我一直鬱鬱不樂,也造成我盲目地嫁給會家暴的第一任丈夫」,類似的敘述不斷出現。

許多憂鬱病人腦中常存在一段如幽靈鬼魅揮之不去的回憶,睡前悔恨,白日繼續想起,連夜半夢醒時還是無法逃離。睹物思情,就算刻意迴避,只要碰到相似的場景、熟悉的氛圍,糾纏的記憶立刻湧上,佔滿大腦,甚至妨礙正常的思考,難以專心。

其他情節重大出乎預料之外的創傷,也可能會成為纏繞一輩子的痛苦。冠軍賽被擊出再見全壘打的救援投手、一念之差買了連動債賠上幾百萬的家庭主婦、雖然公公 已衰老但一想起就被過去的威嚴就嚇到發抖的媳婦、分手後忍不住還要到舊情人家看新歡摩托車在不在的落魄男子,這些揮之不去的念頭讓他們難以重回正常生活。

就如「佛洛伊德的近視眼」書中所述,人類的大腦天生就有「自我感覺良好」的本能,盡量對各種事情做正面樂觀、對自己有利的詮釋,並修正自己的記憶。睡眠研 究則發現,人在作夢時會逐漸修正創傷事件的情節,改寫成內心能接受的版本。憂鬱症病人可能在自我詮釋、合理化時遇到困難,或者創傷事件帶來的負面情緒太過 凝重,導致難以擺脫。這時很難刻意要病人不想,甚至越克制越焦慮,越是不想越常出現,彷彿強迫意念一樣無法刪除。

如何解除創傷記憶?這是最困難的課題之一。最極端的方法是「電療」,能讓病人很快心情愉悅、放鬆,但代價是原本已學會的技能會忘掉一些。兼具降血壓與抗焦 慮雙效的Inderal (Propranolol)可削弱創傷記憶的作用,但也可能會影響其他短期記憶形成。倒是許多研究認為在支持性的環境下將創傷訴說出來,或透過會談與治療 師一起探索,才能讓負面記憶找到出路,不再四處攀爬。

倒是,讓你留下深刻印象、永難忘懷的,真的是對你最重要、帶來最多快樂的情人嗎?也許他只是帶給你最多負面情緒。但帶有負面情緒的記憶最難遺忘,而反覆思 索時不斷強化的腦電流又讓這段記憶更深刻、如影隨形。其他沒有情緒起伏、身形模糊的情人,就這樣淡淡走出你的人生。記憶並不理性,選擇性遺忘的過程未必符 合你的利益或主觀意識,忘不了的舊情人常會讓人忽略到底誰最關心自己。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篇發表於 心的力量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