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這樣不發脾氣了,好嗎?(聯合報)

最近跟一位病人的談話讓我深思。她在這兩年間經歷了密友重病、子女忤逆的波折,最後的一根稻草是經濟狀況不佳的情況下還被人坑了一筆錢。剛來看診時她的狀況很糟,還透露出自殺意念。我趕緊開效果最快的抗憂鬱劑和放鬆身心的藥,忍住前三天的副作用後,她的狀況漸漸好轉。

之後複診時她提到朋友跟她說:「你好像變了一個人」。原來她看診前遇到不順就到處找人理論,一付兇巴巴的態勢,常讓負責接待的電話客服或政府公務員一臉無辜,好像自己才是做錯事情的人。現在她講話和顏悅色,可以忽略身邊的不幸,還想參加公益活動來讓自己心情愉快些。

「你好像變了一個人」這句話讓我想起,新一代抗憂鬱藥物的先鋒「百憂解」上市時,就曾出現名為「神奇百憂解」的書。抗憂鬱藥物會延緩大腦裡的「血清素」 (serotonin)被吸收的速度,從而增加血清素的血液濃度。其他如多巴胺、正腎上腺素也會受到影響,然後經過許多人類也無法完全理解的作用,最後會 改變大腦裡一些細微的構造(所以抗憂鬱藥物約需一個月才會見效,剛吃完就覺得好很多多半是心理作用或放鬆藥物的效用)。百憂解不只會改善心情,還會改變個 性、降低焦慮程度,所以被冠上「神奇」兩字。有些人曾擔憂,有一天會有集權政府強迫人民吞下類似百憂解的藥物,讓人們個個脾氣溫馴,不會搗蛋、發怒。人類 的主體性是否還存在?還是藥物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格?類似哲學問題永無止息。

有些病人求診的問題則很單純,如對親友可以侃侃而談,在工作場合做簡報卻結結巴巴,影響他的職場生涯。這時我會跟他再三確認:「吃這顆藥可能會改變你的個 性,減少你的困擾,但你決定要吃嗎?前幾天可能會有讓你很不舒服的副作用喔。」如果對生活的影響不大—只是工作稍稍不順而已—我們需要吃會改變個性的藥物 嗎?這是醫病雙方都要好好溝通、思考的問題。

這些爭議大到有許多組織反對精神科藥物。誠然,許多更「自然」的方法如靜坐、冥想、呼吸訓練、運動、調整生活作息也有機會改善精神狀況,負責的精神科醫師 會同時提醒病人。不過,會來求助的病人,有些已欠缺資源或思考、行為能力來為自己做這些改變,或已嚴重到必須立刻服藥——一個心情糟透的人要他打 坐只會心更煩。或許我們也只能接受,人生本來就不完美,我們吃的藥物也是。(本文故事均屬模擬狀況,非真實案例)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篇發表於 情緒不穩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