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詛咒的父母(聯合報)

在精神科診間,每天都會聽到許多匪夷所思的故事,聽病人描述他們如何陷在牢籠內難以逃脫。最讓人感到「理論與現實」差距的,是直到現在,還有許多四十歲上下、高教育程度、有獨立工作能力的都市人,不被長輩視為擁有獨立的人格與選擇權。

我 曾遇到留學歸來的男老師,已經找到令人羨慕的教職,但父母仍規定晚上十點前要回家,逾時就電話查勤,有時還打電話到診所詢問看診內容,醫師拒答就咒罵醫 師。不過,以台灣的家庭結構,大部分的直接受害者是女性,先生多半順應父母,但婚姻關係因此惡化、情緒緊繃焦慮,也是間接的受害者。

曾有 病人敘述婆婆會站在浴室外面「觀察」,潛入房間翻東西根本不算什麼—-最後小倆口只好找個理由逃到外地工作。有些精明能幹的病人崩潰地哭訴,她好不容 易把一家店面撐起來,婆婆卻常常穿著邋遢地晃過來問東問西,連買禮物送合作廠商也被念,還會盤問來店裡的男性業務。小孩都快念高中,白頭髮都長出來了,還 不被視為完整的個體,自我的挫傷讓這些病人喪失生存的意義。

有病人喪夫多年,但父親偏執地認為她應該「認命」,不可以再交男朋友,還會查 她手機通訊錄,如有不從就到她工作場所鬧事。最誇張的案例是公婆都按照幾十年前男尊女卑的傳統主導家庭,而且還要媳婦低姿態伺候小叔、小姑,不允許她工作 —-儘管先生收入並不穩定。沒有收入就無法搬離公婆家,就要一輩子受箝制,直到公婆過世。

有些病人會帶著淚水說,有時他們會詛咒,如 果公婆(或父母)趕快死掉就好了,但隨即又因為罪惡感更難過。有想過離婚嗎?點點頭都說有,但小孩已生出來,不希望家庭破碎—-有些公婆就是等媳婦懷 孕後才開始越來越嚴厲。真想離婚,若對方不願,在台灣要和平離婚並不容易,想到要打官司、進行法律訴訟,許多人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。

我心 裡的聲音會響著:不要畏懼這麼多,勇敢地為自己活,承擔可能會來的變化吧,要不然十年過後,青春已逝、職場疏遠,你的籌碼會更少。但我們不能這麼直接地將 自己的意志灌輸在病人身上,只能引導病人思索這些可能性。而貧富差距越來越大,也會讓一些人即使在結婚後還得仰賴父母,不敢提出不同的意見。在性解放口號 彷彿都已過時的時代,成為「獨立的個體」還是這麼困難,也只能說是台灣快速現代化過程中難以避免的荒謬吧。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• 快樂心靈診所:高雄市鳳山區五甲二路352-1號 (07)7686789
  • 喜洋洋心靈診所:高雄市前鎮區一心一路156號1-2樓 (07)7272888
  • 診所簡介}{門診時間}{醫師簡介
  • 初診請先電話預約 / 過動妥瑞請約潘卉郁或林正岳醫師門診
  • 喜洋洋心靈診所早上診是新開診,病人少醫療品質好請優先考慮
  • 基層診所資源有限,若需要長時間深度會談請參考這些連結資源
本篇發表於 心的力量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