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島或已超越美國,成為世界第一過動藥物愛用國

二〇一六年初,冰島媒體紛紛報導,如果以人口比例計算,冰島已經超過美國,成為世界第一服用過動症藥物大國。不過在英文網站上看到的這些報導,並沒有寫出冰島與美國二〇一五年的過動症藥物盛行率的比較。要精確統計國家層級的藥物使用狀況並不容易,或許學者是從初步統計與成長率推估已經超越美國,提出警訊希望冰島人重視這問題。

二〇一五年冰島人口三十三萬,就有三千六百位成年人服用過動症藥物,這數字相當高。二〇〇七年的統計,每一千位冰島人有12.46人服用過動症藥物,若統計7-15歲的兒童、青少年,則是每一千人有47人。全部人口的服藥比例,從二〇〇四到二〇一四,成長233%,成年人服藥比例則是暴增三倍。冰島大學生濫用過動症藥物的嚴重程度,或許比美國還嚴重。

為什麼冰島人吃過動症藥物的比例這麼高?在二〇〇七年的統計,冰島服藥比率已經是挪威人的十二倍,瑞典人的五倍。有人說,或許冰島人缺乏藥物以外的治療模式。也有人說,或許當年維京人從瑞典、挪威出發要征服冰島時,把有過動體質的人帶走了,所以冰島人有過動症的比例才會那麼高。

事實上,冰島同時也是服用憂鬱症藥物、鎮靜安眠藥、止痛藥比例相當高的國家。服用過動症藥物的成年人,有很高比例會同時服用其他精神科藥物。但有趣的是,在報導冰島服藥世界第一的網頁,同時出現「冰島是歐洲第二快樂國家」、「冰島是適合男同志居住的世界最快樂國家」的網頁連結。喜歡服藥的人未必不快樂,藥物或許也是維持快樂生活的一種手段。為什麼冰島人那麼愛吃藥?這是個有趣的問題。

不只冰島,同樣屬於維京人後裔的丹麥,過動症藥物盛行率的成長幅度比冰島還快。丹麥人也吃掉許多憂鬱症藥物與安眠藥。但丹麥同時也是媒體著稱的「世界最快樂國家」,人民富裕,有很好的社會福利制度。如果成長率不變,丹麥這快樂國家或許哪天也會在過動症藥物「超冰趕美」。

許多人會說美國兒童青少年有相當高比例服用過動症藥物,是因為他們社會有問題、教育有問題,但快樂的冰島人與丹麥人也愛吃藥,這要怎麼解釋?有些人說美國使用寬鬆的DSM診斷標準、歐洲人使用嚴格的ICD準則,造成美國人服藥率遠高過歐洲人,現在看來也不是這樣。歐洲的醫師當然也會閱讀美國的DSM準則,醫師有醫師的「臨床裁量權」,除非國家的健保或公醫體系像法國、英國、南歐國家直接限制過動症藥物的使用,否則多數國家的過動症藥物使用率都在持續上升,拉近跟美國的距離。

北歐五國的過動症藥物使用率,若不是跟臺灣差不多就是高很多。德國、荷蘭等歐陸重要國家的過動症藥物使用率遠高於臺灣。當然,臺灣的過動症藥物使用率,一樣持續在上升。使用過動症藥物的人越來越多,說明有許多人從藥物中得到好處,但通常也代表「不需服藥而服藥」的人也在增加。英國、法國很嚴格,就會有家長抱怨得不到應有的醫療。而現在冰島人就在檢討,他們使用藥物是不是太浮濫了。過動症藥物有它的好處,但也會有潛在的副作用。任何藥物使用率的快速攀升,都是值得大家注意的問題。

參考文獻:

  • Icelanders hold the world record in consumption of ADHD medication
  • Use of ADHD drugs in the Nordic countries: a population-based comparison study
  • Use of drugs for ADHD among adults—a multinational study among 15.8 million adults in the Nordic countries
  • Prescription Stimulant Misuse and ADHD Symptomatology Among College Students in Iceland


本篇發表於 過動症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