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哪門子新本格?從島田莊司「星籠之海」聊起

會特別注意島田莊司,是因為台灣目前唯一的推理文學獎,就是以島田莊司之名舉辦,主辦單位常邀請島田莊司來台灣。在這些文學獎活動裡,島田莊司強調「二十一世紀新本格」,就是在「新本格」同時,再加上二十一世紀的特色。

星籠之海

當我從書店買來2013年出版的「星籠之海」,我特別注意,書裡有沒有「二十一世紀新本格」的特徵。嗯,結果好像沒有。本格推理的色彩沒有很強呀,也沒有「二十一世紀」的特色。不過這本小說已經拍成電影,今年要上映,是島田莊司的名偵探御手洗潔第一部影像化的作品,可見這小說對許多讀者還是很有魅力。

所以,小說好不好看,吸不吸引人,除了運氣之外,重點還是「故事」。如果故事好看,內容有多麼本格,有沒有二十一世紀色彩,並不是那麼重要。

和御手洗潔的正宗本格作品「占星術殺人事件」比較起來,「星籠之海」的推理並不明顯。偵探還是同一人,但作者這次並沒有在一開始就把所有重要角色、情節都說出來,讓讀者到最後大嘆怎麼都沒發現作者的暗示。「星籠之海」還算是典型的解謎小說,只是這些謎是作者一邊挖掘一邊跟讀者說,說出來謎底也就解開了。

用來當書名的「星籠」之謎,在解說四艘黑船時已呼之欲出,時常出現的「水怪」更是不斷暗示著讀者。最後的破案關鍵,因為讀者已經知道宗師這個人,也不難猜出誰在搞鬼。一開場關鍵的瀨戶內海模型,現實上做得出來嗎?感覺御手洗潔有些偷吃步的地方。

「星籠之海」前半部小坂井跟千早的故事,把在東京待不住、只能回鄉下的失敗者的心情細膩地呈現出來。體會這樣的人生,更能理解神秘教派為什麼在這昔日繁華的邊陲地帶會盛行起來。不過,千早的故事實在太漫長,對照之後的教派故事顯得頭重腳輕。一直翻頁到最後,我還在想說,作者是不是埋了什麼伏筆,讓千早的死亡好歹預言了什麼,結果完全沒有。要了解日本現代年輕人的苦悶,我們看福澤徹三寫的「年輕人們」就好啦。

「星籠之海」最吸引台灣讀者的,可能是跟「黑船」相關的歷史。而瀨戶內海的故事,又可以往上延伸到織田信長時代。濃郁的地方特色,以及宿命的歷史情結,在台灣推理小說不容易營造出這般氣氛—–或許台南的七鯤鯓跟瀨戶內海曾經相似,不過現在台南沿海早已淤積成平地。

寫著寫著,好像「星籠之海」不是一部好小說。倒也不是,這本書值得跟圖書館或朋友借來看,消磨一個週末。「星籠之海」有強烈的娛樂價值,但要跟橫溝正史「獄門島」等傑作比還差一點。



  • 陳豐偉,高雄人,1971年生,網路代號ROACH。1995年以描繪白色恐怖與網路世代的小說「好男好女」得到時報文學獎,並入選爾雅版年度小說。目前最大的願望是,能寫出一本又一本推理或科幻長篇小說。現在進行中的是「為了愛」
  • 在臉書追蹤,請加入「說故事的陳豐偉」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