揮舞長劍、長出獠牙,只為了能跟妳生小孩—-「動物的武器」好書推薦

動物演化最大的力量,是為了跟雌性有交配的機會?在某些環節,確實如此。許多雄性生物除了要躲過掠食者的突襲,還得吸引或霸佔雌性的交配機會,基因才能傳承下去。有時為了一親芳澤,雄性生物得持續進行「軍備競賽」,長出更長的前臂、更尖的獠牙、誇張的大鹿角。這些用來戰勝其他雄性的武器,常會耗掉太多資源。有一天,環境改變,這些對生存不利的雄性象徵,或許就會讓族群滅亡。

「動物的武器」在講動物的「軍備競賽」,三分之二篇幅用來分析「性擇」,因為性擇有最大的驅力來讓生物長出越來越誇張的武器。書裡最有趣的故事是「長臂天牛」與「擬蠍」。長臂天牛有一對很大的前肢,形狀像是筷子,在最大雄性個體上可長到近40公分。這麼長的前臂,讓公長臂天牛在飛行時,必須將前肢往後伸過頭去。

為什麼長臂天牛要長大這麼大的前肢?因為母天牛會在剛倒下的無花果樹產卵,讓幼蟲有腐爛木頭可以吃。倒塌的無花果樹並不是到處都有,有時會相隔好幾公里。一棵樹上裂縫區的好位置也不多,雄天牛如果能守住地盤,就能得到跟母天牛交配的機會,並讓下一代在此長大。

雄天牛的搶地盤大戰是殘酷的,他們用驚人的大前肢打鬥,用鋒利下顎斬斷對方的腳和觸角。打鬥半小時後,半殘的落敗者掉落地上。科學家觀察,前肢較長的天牛,幾乎都會贏,贏家才能跟雌天牛交配。於是,前肢短的天牛,他們的基因幾乎就毫無機會流傳後世。

而「擬蠍」呢,是小小的節肢動物,體長頂多半公分。他們也靠無花果樹生存。雄性擬蠍也演化出以他們體型來說很龐大的「鬚肢」,為什麼?因為,擬蠍自己沒辦法從這棵無花果樹飛到另一棵,所以牠們會爬到長臂天牛身上,跟著移動。一隻長臂天牛腹部可能會有二十幾隻雌蠍。這時,如果有隻勇猛的雄蠍,佔據這隻天牛的身體,趕走其他意圖染指的雄蠍,牠就可以獨佔這二、三十支雌蠍的交配機會。

「動物的武器」介紹了搶佔隧道的糞金龜、守衛樹皮孔的新幾內亞鹿角蠅、守護樹根的突眼蠅、守護樹汁的鍬形蟲,還有許多長角長牙的鹿、大象、犀牛,以及長出大螯結果變成掠食者美味的招潮蟹。這一個個有趣的故事,可以拿來跟人類的武器發展史對照。武士為了所向披靡,穿上越來越厚的盔甲,但等十字弓發明出來,一個窮農民也可以撂倒騎馬武士。歐洲貴族為了守衛自己的財產,曾經蓋了上萬個城堡,越蓋越高,越蓋越龐大,但等到大砲發明出來,這些城堡又一個個拆掉。「動物的武器」細數許多人類武器的發展歷史,可以同時滿足喜歡生物與歷史的讀者。

雄性生物為了搶奪與雌性交配的機會,演化出越來越誇長的武器。原本前臂長20公分的天牛就能排第一,但沒多久,20公分不夠看了,要30公分才能打贏,於是天牛們必須耗盡更多資源來長前臂。這讓我想到,人類的生存競爭也是如此。受過教育的人們懂的越來越多,工廠工人的生產力越來越高,農人紛紛培育出又大又甜美的農產品,但結果貧富差距還是越來越大。讓多數人都具備足夠的競爭力,有同樣產值的人又落到相同的立足點。然後,接下來的人類,還得面臨機器人與無人車的競爭。

最近網路上為了「母豬教」吵成一片。即使時代持續進步,人類女性還是負擔較多的養育下一代的任務。從演化角度來看,男性在追求女性時,要面對較多的挑戰與為難,並不是太離譜的事情。想想長臂天牛,牠們可是要冒著斷手斷腳的風險,去爭奪能養育下一代的交配機會與地盤哩。



陳豐偉醫師任職於高雄「快樂心靈診所」,將持續在此發表《愛情腦科學》《科普》《書評書介》三類文章。歡迎加入「說故事的陳豐偉」粉絲團(但以目前臉書策略,追蹤個人帳號比加入粉絲團更能收到新增文章)。

你的分享是對作者最大的鼓勵

陳豐偉首部長篇推理小說《夢裡相遇千千次》埋頭寫作中,敬請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