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理經濟風暴中受苦的人(聯合報)

某天晚上,診所準備關門時,一位剛被資遣的工廠領班騎著機車過來。他受到家人刺激,多吞了幾顆安眠藥,想補充一些。要離開時,他已扶不起機車,跌倒地上,我只好開車送他回家。看著他呼喊:「已經沒有人可以幫我」,或許這只是這場大規模經濟風暴的序曲。

美 國國家睡眠基金會新發佈的調查指出,接近三分之一美國人因為經濟上的困擾影響到睡眠品質,其中16%是因為個人財務,有10%擔心失業,15%擔心美國的 經濟問題。而這些遭遇睡眠障礙的人同時也會面臨工作效率降低、飲食與運動不正常、以及性功能障礙。國外的研究已出籠,但在台灣,失業者的心靈健康仍未受到 足夠重視。

雖然經濟風暴越演越烈,但並不是人人受害。某些產業如軍公教、醫療收入不受影響,有些商販雖收入減少但仍可維生。但製造業的中年失業,以及「野草莓世代」難覓工作,勢必會讓許多人承受龐大的心理壓力,甚至沈重到讓人生病。

這 些失業者對親友的言語特別在意。例如因為找不到工作而到補習班準備考公職的年輕人,面對的是超低的錄取率,以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出路的不確定感。他們 會變得不敢放鬆自己,平常的休閒嗜好只能先放棄,也不敢找朋友逛街。時間一拖長,自我貶抑的想法加上不健康的生活形態,會讓他們變得焦慮而敏感,家人關心 的話語常顯得刺耳,一不小心就引爆衝突。

不是出於親身經歷的安慰往往更火上加油。看似關心地說:「你不要去想就好了」、「好好準備就有希 望」、「不要胡思亂想就可以睡著了」反而會讓當事人更不舒服,感覺完全不被理解。不曾遭遇憂鬱、焦慮的人不知道當心裡的空洞與煩悶來襲時,焦躁的程度會讓 人注意力無法集中、思考能力衰退、記憶力大減,而「胡思亂想」只會越理越煩,豈是意志力能輕易控制?將要生病的人需要的是「我瞭解你痛苦」的同理關心,而 不是彷如師長的指導。

一位準備考試的年輕人因為受不了家人關心時帶來的壓力激烈反彈,隨後出現嚴重失眠、焦慮無法專心唸書。服用藥物一個 月後心情急速改善,回診時竟然說:「我現在變得很樂觀,就想說這次考沒過也沒關係,反正幾個月後還有下一次考試」。雖然這結果很戲劇化,但也說明,許多痛 苦可以化解。只是,若我們想幫助這些受苦的人,就應同理地接納他們訴說的感受,針對問題具體處理,才不會相反地更引爆難以言喻的怒火。



本篇發表於 壓力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