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忽略的性別議題:過動女孩滑落的數學成績

2012年,標題「早期過動症治療有可能改善女孩數學成績」的文章,出現在知名的TIME雜誌。這樣的訊息,卻沒有傳入臺灣。

就如同我在「被忽略的分心女孩」裡所說的,臺灣在討論過動症時,過於傾向「男孩觀點」。講到過動症就是男孩特質的衝動、失控、活動力強、精力旺盛,常拿來當正面範例的發明家愛迪生與游泳名將菲爾普斯,就是典型的過動男孩。

「過動症」的全名是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」。過動症女性往往是以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為主要症狀,但過動女孩的人數遠低於男孩,許多過動女孩外表看來安安靜靜、有時晃神、常掉東西,不如過動男孩引人注目。她們的受教權常被忽略,直到長大才發現自己可能有過動症,在精神科醫師診間感嘆如果早點接受治療,人生成就或許不只如此。

TIME雜誌這篇文章的依據,是2012年七月發表在「小兒科學」(PEDIATRICS)期刊的研究:「以全國人口為基礎研究以興奮劑治療兒童過動症的學習成績進展」。分析的資料來自冰島的醫療資料庫,結果是:早期的過動症藥物治療,可大幅減緩過動女孩數學成績的滑落。

研究者為什麼選擇冰島?首先是因為冰島有完整的「醫療與基因資料庫」,冰島人的醫療與用藥記錄,幾乎是100%可在資料庫裡分析,而且可連結到小學生的學業成績資料庫。

冰島是僅次於美國,小學生服用過動症藥物比例世界第二高的國家,可推測有過動特質的兒童,有很大比例已經診斷出過動症,並進入醫療資料庫裡。為了控制變項、減少偏誤,研究者決定只分析首次服藥在四年級與七年級(大約是九歲與十二歲)之間的個案,統計他們四年級與七年級的成績,以分數的百分等級來判斷是否有退步。

研究者將這群人分為「早期服藥組」跟「晚期服藥組」。結果發現:女孩的數學成績,「早期服藥組」下滑幅度較輕微,「晚期服藥組」下滑幅度有顯著差異。服藥時間的早晚,對男孩的成績、女孩的其他學科成績影響較小。

一般來說,過動症狀較嚴重的小孩,會比較早服藥。但「晚期服藥組」女孩的數學成績退步反而比「早期服藥組」明顯,這讓研究者推測,早期服用過動症藥物,或許會對過動女孩的數學成績有幫助。

許多醫師都曾遇到,過動症兒童服用藥物後,成績突飛猛進的個案經驗。但許多大型研究發現,整體來說,過動藥物提升小學生成績的幅度並不大。若不考慮副作用,過動症藥物對「正常成年人」也可能提升某些大腦功能。人類大腦非常複雜,過動症藥物對不同年齡、性別、症狀差異與嚴重程度,所帶來的好處與壞處,還有待科學家一一發現。

診斷出過動症的小學女生,如果早一點服藥,是否可以挽救下滑的數學成績?這還有待更精確的研究做為依據。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論述,所有學科成績裡,數學對未來成就影響最大。描述女性數學家的電影「關鍵少數」才剛上映不久,強調數理能力的girl maker運動在歐美國家熱烈進行。藥物不見得適合所有個案,也不會對所有病人都有神效。但這研究提醒我們,過動女孩數學能力的滑落,是迫切需要注意的問題。可不要等到女孩長大,再跟她說「女生數學不好沒關係」,這可會大大耽誤女孩改變人生的機會。

 



本篇發表於 過動症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