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顆憂鬱症藥物改變大腦(聯合報)

從我當精神科住院醫師開始,長久接受的教育就是:抗憂鬱劑不是馬上吃馬上有效,可能得經過一連串生化作用改變大腦,快則一星期、有時需要兩、三星期才會有藥效出現。

所以,我們一直有個觀念:如果病人說吃藥後馬上就有效果、很快好起來,可能是心理作用,或他並不是真正的憂鬱症,只是一時心情低落。不過,最近有個研究發現,憂鬱症藥物三小時就能改變大腦,衝擊精神科醫師的舊觀念。

來自德國的研究人員找來一群健康、沒有用過憂鬱症藥物的人,讓他們口服一顆「血清素回收抑制劑」的抗憂鬱藥物。在服藥前跟服藥三小時後分別以fMRI(功能性核磁共振)測量,結果在大腦各個區域,都發現顯著的大腦功能「連接性」(connectivity)的變化。

這連結性的變化該如何解釋,現有的醫學還說不太清楚,就如同現在對抗憂鬱藥物的療效也還充滿許多假設。但這研究讓我們推測:其實從服藥的第一天開始,抗憂鬱劑就帶來可觀察到的改變。

只是,這改變是好、是壞,有沒有什麼意義,我們還在瞎子摸象。但這也代表,研究人員繼續用fMRI或其他先進儀器,繼續追蹤健康的人與憂鬱症患者服藥後的大腦變化,可能很快就會有爆炸性的發現。

或許,日後我們可以從病人服藥後三小時的fMRI預測病人對這顆藥物的反應好不好,不好就不用繼續浪費時間。也許我們可以用fMRI偵測憂鬱病人的嚴重程度與復原狀態。fMRI的安全性遠高於X光與電腦斷層,如果能降低成本,就能用來讓我們更加瞭解自己的大腦。

有些病人回診時高興地說:醫師我吃藥第一天就改善許多,不會胡思亂想。或許,未來我們將會知道,哪種基因型的病人服用哪種藥物,會有最好的療效。不過,這些高昂的檢查費用,健保可能出不起,醫療科技越先進,窮人跟富人享用的醫療資源也會越懸殊。

繼續推想下去,在不久的將來,憂鬱症病人抽血驗DNA,以及靠fMRI瞭解大腦變化後,就能找到藥效最快最好的處方。在對病人有些瞭解後,唸一段文字給病人聽、同時用fMRI監測大腦,就能用電腦統計出病人可能的診斷是什麼。這時,人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大腦,精神科醫師如何面對自己的工作,原來的價值觀將被顛覆。

不過,當我們對大腦瞭解越多、測量的儀器越先進,也就代表,我們擁有的秘密越少。也許以後不管是在心理治療、一般聊天或警察偵訊後,類似fMRI的設施,都能讓我們得知個案真實的反應。人類將被更透徹地瞭解,遠超過現在的想像。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篇發表於 藥物、生理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