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顯示某些 beta-blocker 可影響恐懼記憶的再鞏固

人的記憶畢竟跟電腦不同。電腦的記憶體清清楚楚,但缺乏彈性。人類的記憶含糊,容易遺忘、突然找不回來,但也可「自我感覺良好」地依附自己的利 益塗改。為了能愉快地度過剩餘的日子,人類的大腦擁有凸顯、壓抑、重鑄特定記憶的天賦。但可惜的是,有一些帶有負面情緒的重大創傷,卻會在不斷回想的過程 中自我強化,讓人想擺脫卻不可得。

從一世紀前精神醫學發展以來,如何去除可能影響患者一輩子的創傷記憶,就是處理情緒性疾病的重點。有許多技巧可消除回想創傷記憶時的情緒反應,但由於記憶還留存,疾病很容易復發。有些治療者以催眠或相關的技巧來抹去特定記憶,但由於耗費時間,不易普及。

科 學家很久前就發現beta-blocker藥物對大腦的記憶有些影響。年初一份研究說,科學家證實propranolol這顆藥–一種常用的beta- blocker–可抑制令人恐懼、害怕的記憶。先前研究已證實propranolol對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」(如重大親人死亡、家暴、性侵害)有療效, 在動物實驗裡也證實可在杏仁核(amygdala)注射Inderal消除恐懼記憶,現在證實對人類也有作用。但研究內容並不會如電影上演的吃顆藥丸後就 消除整個記憶,而是在恐懼的記憶產生後的24小時內,服用Inderal來妨礙記憶的「再鞏固」(reconsolidation)。結果是:產生恐懼的 過程仍然記得,但恐懼的情緒消失了。

我會特別注意這消息,一方面是因為propranolol是顆非常普通、廉價的藥物,不像一些藥廠研 發中的「聰明藥」售價高昂,只有中上階層買得起。雖然研究只能證實propranolol在特定時間點可抑制記憶的「再鞏固」,但已帶給我們許多想像空 間:也許再過十年,人類可發明廣泛去除負面記憶的藥物。

只是,我不禁想到,那些長期服用propranolol降血壓或緩和情緒的病人, 是不是就比較不容易保存恐懼害怕的經驗?但我想人類不太可能發明抹消特定事件記憶的藥物。如果有消除記憶的藥,一定是找出某種特徵後全部消去。負面情緒也 能協助人類保護自己,試想,如果我們每天服用一顆消除負面情緒的藥會發生什麼事情?也許昨天跟一位討厭的同事大吵一架後情緒惡劣,睡覺前決定吃顆藥來忘記 這件事。然後第二天遇到這位同事,就毫無戒心地又跟他講起老闆的八卦。仔細想想,消除負面情緒的後遺症也不少,還是把這種藥留給真正需要的病人吧。

後記:本文敘述的是 propranolol 這顆藥在最新研究上的進展,這並不是 propranolol 的「療效」。請讀者請勿認為多吃 propranolol 對自己會有什麼幫助,因為能夠阻止恐懼記憶的「再鞏固」,同樣也就會影響你的正常記憶能力。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• 快樂心靈診所:高雄市鳳山區五甲二路352-1號 (07)7686789
  • 喜洋洋心靈診所:高雄市前鎮區一心一路156號1-2樓 (07)7272888
  • 診所簡介}{門診時間}{醫師簡介
  • 初診請先電話預約 / 過動妥瑞請約潘卉郁或林正岳醫師門診
  • 喜洋洋心靈診所早上診是新開診,病人少醫療品質好請優先考慮
  • 基層診所資源有限,若需要長時間深度會談請參考這些連結資源
本篇發表於 藥物、生理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