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鬆好讀的台灣推理小說「懸案追追追」

當我翻開「天地無限」(這是作者的筆名)新出版的「懸案追追追」,我第一個想法是:這本書應該賣得動,問題是,怎麼賣呢?

這是一本輕鬆、易讀、很好入口的推理小說,很適合用來消磨週末時光,也可以帶到度假旅館泡在浴缸裡閱讀。這本書有長篇小說的架構,有統一的主題,書裡的解謎者快速地連續解決好幾件社會案件,也等於讓讀者在一天時間內看完好幾個解謎故事。

看「懸案追追追」有點像小時候看日本多湖輝的「頭腦體操」,一個個有點玄機、認真想不會太難、但通常大家想個十幾秒就放棄想要看解答的情境題,可以帶來連續不斷的娛樂效果。看到一半、休息一下,明天繼續翻,也不會讓閱讀的感覺中斷。

但,這本書要賣給誰?這可能是讓出版社傷腦筋的問題。對推理謎來說,這本書「太淺」。對文青型讀者來說,這本書「太白」。對青少年讀者來說,他們可能不太看推理,也少買紙本書。租書店裡看武俠與羅曼史小說的讀者或許會想看,但租書店似乎不太會進「台推」(台灣推理小說)。

「懸案追追追」還蠻適合擺在圖書館裡,尤其學校圖書館,當作沒錢買書的學生接觸台推的第一步,但不曉得台灣圖書館進台推的比例高嗎?從我開始寫推理小說、接觸台推作者後,深深感覺到台灣推理小說的「討論度」實在太低,比台灣作家寫的「輕小說」還低。這難免會讓台推小說作家灰心喪志,讓他們連成長茁壯的機會都不太有。

怎樣才能讓喜歡推理小說的台灣讀者看到「懸案追追追」?說實在,可能要等哪天「天地無限」寫出一本暢銷書,書迷往前追溯所有的作品,才會賣得好吧?倒是,剛剛提到多湖輝,不曉得有沒有誰能提出「推理小說有助腦域開發」的理論?或許這會讓台推賣得更好些。

在歐美國家與日本,推理、偵探、犯罪、解謎小說,以及帶有推理性質的科幻小說,在暢銷排行榜上一直有重要地位,我想這說明人類的大腦構造,喜歡享受閱讀故事、然後從故事中找出一個「解釋」的過程。我覺得「懸案追追追」同樣能滿足這「從故事得到快感」的過程。

「懸案追追追」的好處是,他會把一個謎題簡單化,不需要太冗長的背景說明、或太深奧的社會意識,就能帶領讀者完成推理的過程。比如書中第一個令人振奮的密室推理,全長42頁,線索給得明快、清楚,只要你相信作者並沒有隱藏什麼神秘的機關,就有機會推測出大概的模樣。

以這密室之謎來說,最大的問題在於,偵探能破解的,警察猜不出來嗎?這種偵探聰明警察笨的假設,在強調真實性的推理小說裡,是常見的缺憾。不過,在「懸案追追追」裡,感覺得到作者對推理小說的反諷、或說自我解嘲。現實世界的兇手,真要殺人還要費心佈置「密室」?光是會推理,對這世界又能帶來多少改變?為了重大利益作惡的人,會眼睜睜看著偵探悠哉悠哉在現場晃來晃去?而偵探或推理小說家,平常要靠什麼過日子?

「懸案追追追」最後的「雨夜惡狼」片段,描敘現實世界的黑暗,以及想實現正義的人的無力與無奈。小說風格在此由先前的機智動腦,快速轉為動作派,或許對未來的影像化有幫助。「雨夜惡狼」的最後結局,也只能說「雖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」,作惡的人並沒有全都受到懲罰。這種對現實的妥協,在「懸案追追追」裡不斷出現,或許也表露作者的人生觀。

如果要挑毛病,「懸案追追追」裡的細節還是有些問題。不過,就算是日本推理名作,許多犯案方式的設計,在可執行性或合理性上也未必能天衣無縫。或許我們可直接承認,有時我們看書只是要個娛樂效果,或讓腦袋擺脫世俗地用另一種方式轉動一下、消耗時間,讓大腦暫時無壓力地放鬆,然後過一兩天又可以繼續當企業戰士、或持續辦公室的鬥爭。雖然整體來講,「懸案追追追」還是不如日本名家著作,但當故事內容是發生在你日夜出沒的台灣社會時,熟悉感或許能讓你的大腦更投入喔。

Readmoo現在有折扣,購買「懸案追追追」只要 192 元



陳豐偉醫師任職於高雄「快樂心靈診所」,將持續在此發表《愛情腦科學》《科普》《書評書介》三類文章。歡迎加入「說故事的陳豐偉」粉絲團(但以目前臉書策略,追蹤個人帳號比加入粉絲團更能收到新增文章)。

你的分享是對作者最大的鼓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