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愛情像治療

心理治療師跟整型醫師最像的地方在於:服務的對象不見得是「病人」。因為愛美而整型的人常常不過是看自己不順眼,找心理治療師談話的人或許工作、求學都很 順遂。治療師處理的問題,普遍存在於各種人際關係。所以當你拿起心理治療的書來看時,說不定就會看到跟你相似的案例(或許你會因此感到悲傷)。

所以存在於愛情裡的問題,在我們的專業書裡也很容易找到。比如我今天看到的案例報告,事業成功的個案一開始就居於宰制的地位,一段時間後對治療師語多批 評,似乎要逼治療師放棄他。治療師感受到自己的不悅,有技巧地向個案揭露。最後個案才能面對自己的問題,說出其實他是害怕總有一天治療師會拋棄他。從這段 緊張關係裡,治療師讓個案看到,他之前失敗的愛情,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。

這叫做「投射認同」作用,個案將自己不喜歡的內在自體影像潛意識地投射到其他人身上,然後影響其他人按照他投射的想像行事,甚至最後讓其他人認為自己就是 這樣的人。好比說,戀愛中的人將不關心、不重視的想像投射到伴侶身上,然後開始猛烈的批評,讓伴侶也因而拒絕關心、重視他,覺得自己也是很糟糕的人。但其 實,問題的根源可能是極端害怕被拋棄,所以不如讓分離在自己手中發生。許多戀人就如此糊里糊塗分開,然後又開始下一段重複的類型。

在心理治療中,治療師常要扮演戀人角色,承受個案投射的各種想像。反過來比擬,戀人也可扮演治療師。現在所愛的人經歷過幾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呢?為什麼會跟 前幾任情人分手?有沒有什麼反覆出現的問題?交往一段時間後,只會對「重要他人」出現的人格特質將一一出現。我能逃過或處理得好嗎?治療師用自己的身體與 心靈去感受個案話語說不出的問題,或許戀人也可以。

當然,戀人畢竟不是治療師。就算你能感受到伴侶的問題,你不像治療師能清楚給予戀人界限,定義治療關係。縱使感受到問題,也不是直接把問題點出來、說出來就會改善,若是這麼簡單,也就不需要心理治療的專業了。

或許到最後,你只能被迫接受那投射而來的壞形象,選擇離開。也許在幾次爆裂的衝突後,你們會徹底結束緊張關係,感到忽然放鬆,然後開始懷念對方或不再思 念。也許為了彌補心裡的空虛,你們又很快投入新的戀情。回到上回專欄討論的情殺議題:不要美化愛情,有時要如治療師般抽離自己來感覺對方,才能保護自己, 或讓愛情更圓滿。



========如果您想來看診,請注意下列事項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本篇發表於 心的力量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