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意力不集中才是過動症核心症狀,與學業成績高度相關

「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」全名很長,一般通稱「過動症」,使得許多外行人望文生義,以為過動症就是小孩頑皮動來動去,這哪是病呢?為什麼要治療呢? 

隨著越來越多研究出爐,現在漸漸傾向,「注意力不集中」才是過動症的核心症狀。治療六歲以上孩童過動症最好的策略是行為治療加上藥物,行為治療對「過動」的外顯症狀效果不錯,但藥物對注意力不集中的核心症狀療效較佳。

「注意力不集中」,你要說這是「病」也好,要說這是「特質」也好,總之,在課堂上難以專注,對學業成績很難沒有影響。有些學生天資優異,上課無法專心聽,回家自己讀,考試成績還是不錯。但大部分學生沒有那麼「天才」,上課很難專心聽,學業成績越來越落後,到最後就不想唸書。

我遇過一些中輕度的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的患者,他們對自己很有興趣的事情,還是可以特別專注。如果老師特別為他們設計課程,是不是可以增進學習效率?我想應該可以,但這有現實上的困難。一個班級有學習困難的學生通常不只一位,每個學生可能都需要個別化的課程,這除非投入更多教育資源才做得好。

「注意力不集中」會自己好嗎?有些也的確會自己好,隨著年齡漸長、大腦漸漸成熟,有些患者的症狀會逐漸減輕。不過,跟「過動」症狀相比,「過動」症狀比較容易「大隻雞慢啼」,自己好起來,「注意力不集中」比「過動」容易殘留,延續到高中、大學階段。

最近看到一篇研究,追蹤兩千位加拿大小學生,發現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症狀比「過動」更能預測高中的輟學率,而且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症狀越嚴重,輟學率越高。如果扣掉「注意力不集中」造成的影響,「過動症狀」對學業成績的影響並不大。可想而知,「注意力不集中」也容易讓學生產生憂鬱、在學校遇到挫折,惡性循環,在學校更待不下去。

但,除了吃藥以外,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「注意力不集中」孩童的學業?首先,我們必須把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當成需要特別注意的教育問題,家長與老師必須瞭解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的特徵與可能造成的影響,然後要試著分析「注意力不集中」可能的原因—-「過動症」只是可能原因之一。必要時,徵詢專業醫療人員。

先進國家會把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當成「學習困難」,從學習的角度協助個案。或許我們可以等待個案的大腦自然成熟,但有時沒辦法一直等,因為中低年級課業沒學好,可能會讓高年級、國高中課業無法吸收。症狀要多嚴重、或觀察到幾年級才需要積極治療,這又是另一個有待爭論的問題。

我有一些小時候沒有接受治療,長大才發現自己有「注意力不集中過動症」的患者,服藥一星期後,回診時說:「差好多,如果我早點接受治療,現在可能也是國立大學畢業!」當然,不是每個人都對藥物有那麼好的反應,我們也不能直接把藥物當成改善「注意力不集中」的唯一解法。有些人運氣好、吃藥就改善許多問題,但也有不少人不適合服藥。

理論上,教育體系應該盡可能為過動症個案提供個別化的課程。不過,台灣政府未來會不會財政崩潰,年金問題以及驚人的出口金額負成長該怎麼改善,這都還是未知數,一直要求政府這裡要出錢、那裡要增加人力,到最後還是一場空。家長或許要自救吧,自救的前提,就是要能夠搜尋、分辨真正可信的資訊。每個家庭背後的資源是不同的,每個小孩的狀況也是不同的,不過有面對、處理問題,通常會好過完全不理會。

正視「注意力不集中」帶來的負面影響,不要以為小孩一直安靜、乖乖地坐著就一定是好事,才能早期發現這些需要特別關注的個案。



本篇發表於 過動症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