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夢裡,我們相聚一千次

由於佛洛伊德名著「夢的解析」,許多人認為精神科醫師一定很會 解夢、分析夢。但精神分析現在已不是主流,在強調效率的健保時代,我們不會有太多時間聽病人詳述夢的內容。更何況,大部分的夢早就被遺忘。佛洛伊德之後, 「夢」在科學上的進展,大多是由腦神經科學領域的學者完成。運用現代科技,我們對人類的「夢」已經有比100年 前佛洛伊德時代深入許多的瞭解。

夢的基本知識

貓頭鷹出版社的「夢的科學」,對「夢」的科學新知,做了非常詳細的整理。在正常睡眠裡,我們每天都會做4~5個夢。作夢時,通常可觀察到眼球快速轉動,腦波會出現跟清醒時差不多的波形,這稱為「快速動眼(Rapid Eye Movement)期」。這階段的睡眠,稱為REM sleep。剛入睡時的REM sleep時間較短,只有10~20分鐘,然後越來越長,最後一個REM sleep可達一小時。兩個REM sleep間,會有其他不同的睡眠型態。平均起來,REM sleep佔所有睡眠時間的25%。

科學家先是在睡眠研究裡發現特殊的REM腦波,然後試著叫醒研究對象,發現絕大多數都可以清晰地說出正在作夢。後來科學家也發現其他睡眠階段也可能會作夢,但比例少很多。所以,並不是有REM腦波就代表正在作夢,而是REM時期大腦比較活躍,所以容易激發夢境。

有些人會認為自己很少作夢或從不作夢。其實,除非大腦受傷,否則每個人每天都會作夢。只是,作夢時,負責鞏固短期記憶的神經內分泌物會減少,清醒時很容易遺忘,能記起的不到1%。除非被夢嚇醒,或有研究人員把你搖醒,你才有機會記得夢的內容。

夢的內容是什麼?

大部分的夢都很平凡,就是從每天的生活剪裁,任意拼裝而成。由於作夢時負責理性、邏輯思考的大腦皮質仍在熟睡,夢的內容常會任意跳躍,或以怪異的形式出現。

哺乳動物才有REM sleep,推測也只有哺乳動物才會作夢。哺乳動物作夢時會重現白天的大腦電流分佈,推測哺乳動物可在作夢時反覆練習白天學習的求生技巧。人類的夢同樣可加強練習一些重要技巧,也可從白天的記憶中選出一部份,利用作夢時銘刻得更深。

有趣的是,研究者發現,人類利用夢處理更高階的心智問題。作夢時的情緒有三分之二是負面的,焦慮、奔跑、追逐、逃亡、窘迫常在夢裡出現。為何人類要 如此折磨自己?研究者發現,當你和重要的親友、情人分離時,分離、爭吵、尋尋覓覓的場景會反覆不斷出現在夢裡,但每次作夢時,會有一部份過程或結局有些修 改,大部分的夢會往讓你更能接受、釋懷的方向修飾,讓你在夢裡經歷創傷與修復的過程。而憂鬱症患者的夢,往往會過於負面,導致清早醒來時心情更加不好。

人類能左右自己的夢嗎?

研究者發現,不管是在作夢時干擾,或在睡覺前做任何提示,甚至在入睡時把眼皮撐開投射不同光線,對夢的內容影響很小。大腦還是會按照既定的步驟與規矩,一段一段地每天作四、五個夢。

我們每天還是會定時作夢,然後一一遺忘。如果你跟親愛的人分離,可能在夢裡你們會相聚一千次,重演分合離散的過程,但每次醒來,你全都忘掉。所有重 複出現的愛與恨,溫暖與張惶,將化做你人生重新出發的力量,但你很難記得百分之一。只會在偶爾驚醒的夢裡,你才會記起你終於遇見思慕的人。其實你們已經在 夢裡相見千萬次。人的無奈與無能,莫過於此。

不過,人類還是可以透過暗示或催眠,影響夢的內容。有些人透過自我訓練或自我催眠,可進入「清醒夢」,操縱夢的內容(但這時很容易就會醒過來)。在 清醒夢裡,我們可讓脊椎受傷的人重新經驗踏足土地的感覺。也可以在夢裡把思念的人叫喚出來,跟她說說話,體會擁抱的感覺。在一些特殊的研究裡,能操縱清醒 夢的人,還能照睡覺前的預言,出現性高潮的反應。

「夢」,其實也是「意識」的一部份。解開夢的奧秘,也就等於解開人之所以為人的道理。有趣的夢的解析,有機會我還會繼續寫。



陳豐偉醫師任職於高雄「快樂心靈診所」,將持續在此發表《愛情腦科學》《科普》《書評書介》三類文章。歡迎加入「說故事的陳豐偉」粉絲團(但以目前臉書策略,追蹤個人帳號比加入粉絲團更能收到新增文章)。

你的分享是對作者最大的鼓勵

陳豐偉首部長篇推理小說《夢裡相遇千千次》埋頭寫作中,敬請期待!